堇是一根小草

钟情于过度脑补,脑回路奇特
自我中心
活在自我世界的长不大的小孩
他人的配角,自己的主角
不是红花只是绿叶
你不能否定一株小草的价值不是吗?

寒江雪

cp大概是陆认(基本看不出来)
果三背景
巨欧欧西
自己割腿肉的脑洞产物
大量私设
BGM寒江雪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这个没有)

——————————

北风呼啸,雪花飞舞。冰城外,刀枪剑戟散落在冰原上。不远处,一个人被官兵包围。他的身上有着许多伤口,后背被利刃撕开,伤口暴露在寒风中,早已结上一层薄冰,脚下的白雪被鲜血染成了妖异的红色。

此人手执一柄奇异的蛇形长矛,之前面对重重围攻仍不落下风。此时却已成了强弩之末。他侧身闪过敌方大将迎面而来的斩击,却因为身体迟钝,脸颊被割出一条细细的血痕,鲜血从中渗出。一击过后,他终于坚持不住,倒下了。


认贼作父幻想过,如果没有战火喧嚣,他就会留在那个和平的小镇,陪伴着那个傻傻的小子,而不是手上沾满了他的血液,看着他无力的倒下。

曾经,认贼作父还不是统领一方的大将军,只是在乱世中求生的芸芸众生之一。走投无路的他决定去参军,半路却遇上抢劫的盗贼。那个压垮了树枝砸晕了强盗的人还捂着脑袋问他:“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时值隆冬,公馆后院只余下光秃秃的树干,惟有墙角几枝腊梅傲然挺立。自称陆小果的人正用白布包扎头顶的伤,他包扎的手法实在拙劣,为了不让陆小果把自己包成木乃伊,认贼作父阻止了陆小果的动作,重新帮他上药。

陆小果没有阻拦,只是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啊?”
“认贼作父”彼时认贼作父的声音并不低沉,故意装出的凶狠却显得他没有底气。

“认贼作父”陆小果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这个名字然后笑了出来“哈哈怎么会有这么难听的名字啊哈哈哈”认贼作父忍耐着没有加重手中的力度。

陆小果又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来这里是干什么呢?”认贼作父沉默了。没有听到回答的陆小果继续说:“现在外面战乱不断,你不如就留在这里吧。”

窗外不知何时飘落点点白雪,如同优雅的精灵降临人间。认贼作父在末端打完一个蝴蝶结,就见陆小果径直冲向院中,抬头仰望漫天飞雪。就像头上落了一只纯白的蝴蝶,认贼作父想。还有更多更细小的“蝴蝶”飞落在陆小果身上。

第二日清晨,天边还蒙着一层灰影,认贼作父收拾好行囊准备离开,却看到一块包装整齐的白布,里面放着一些碎银和一张离开的地图。寒风刺骨,当阳桥下的河水结上了冰,认贼作父头也不回地踏着桥上的白雪离开了。



————————————

与外界的凛冽寒风相比,地牢里多了一丝温暖。陆小果缓缓醒来,手腕上的铁链碰撞发出叮当的声响。这里是哪儿?陆小果有些迷茫。他身上的旧衣换了新,身前和后背的伤口都被涂抹了伤药,就连脸颊上也只剩一条不明显的痕迹。不知道菠萝吹雪和橙留香他们怎么样了。

牢狱中十分安静,陆小果可以听到自己微弱的心跳声。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认贼作父站在牢房外,居高临下的俯视陆小果,陆小果不甘示弱,也站起来和他对视。几秒后,认贼作父身后的狱卒端来酒肉。

“陆小果,你就不怕我给食物里下毒?”认贼作父眯着眼睛冷冷的盯着陆小果。
“不怕”陆小果喝下一壶热酒,被寒风吹的苍白的脸上多了一层红晕。“你还要用我引来菠萝吹雪他们。”

“不错”认贼作父咬牙,“虽然不能杀你,但我有十种方法折磨你。不想试试的话,你最好赶快投降!”地牢里适时的传来一阵哀嚎,认贼作父笑“听见了吧,这就是反抗我的下场!”

“那我也奉劝你一句”陆小果也笑着说“你要是投降放了我的话,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认贼作父大怒:“传令下去,十五日后,在城门处决陆小果!再派重兵把守,我就不信菠萝吹雪他们能救的了你!”

————————————

城外的冰湖破裂,巨大的冰块漂浮在湖面,只有一条冰路可供通过。

“快说!你把陆小果关在哪了?”橙留香用刀抵在认贼作父的脖子上逼问道。认贼作父双臂上的刀伤深可见骨,无法与橙留香再战。

城楼上,陆小果即将被斩首。押着陆小果的官兵提出了交换的条件,菠萝吹雪答应了。

站在认贼作父对面的陆小果笑着说:“看吧,我早说过让你投降的。”认贼作父皱着眉头,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大意。

被绑着的陆小果和认贼作父一步步走近,冰路出现几道缝隙,两人却都没有迅速走完的意思。他们擦肩而过,刚刚到达对岸,长长的冰桥轰然而碎,认贼作父趁机逃走。

“居然让他逃走了。”菠萝吹雪帮陆小果解开绳子。“没关系,至少我们救下了陆小果和温泉镇的村民”橙留香说。

“对了,陆小果,我们逃走的这些天里,认贼作父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陆小果接过菠萝吹雪递来的温酒,一饮而尽。“没有哇。”

已经逃走的认贼作父在手下的帮助下给手臂包扎,认贼作父并不傻,他能逃出来都是因为陆小果。不但没有追杀他,还偷偷塞给他伤药。

“将军,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回去向丞相复命吧。”

————————————
一些没有放在正文的ooc剧场

关于果哥衣服的问题
认:这小子衣服怎么冻成这样“来人!拿新衣服和最好的伤药!”
手下:???是

关于牢房里的嚎叫
认:“陆小果身上的伤是哪几个砍的?”
官兵x10:“我!”
认:“来人,把他们拖下去,让他们尝尝我的十大酷刑!”
手下:“是!”
官兵:???

————————————
最后碎碎念一下,自己感觉陆认其实是be,这已经是我能想出的最好结局了。因为小果最后是会找到自己真爱的那个姑娘的,所以只有在果意还没相遇之前,才能发展。
认哥大概是被小果无意识撩了。
嗯,就这样了











————————————
陆小果在认贼作父未反应过来之前向他冲去,全身的重量逼迫认贼作父靠着牢门。陆小果双手抓着门柱,手上的锁链抵着认贼作父脖子,让他的声音更加低沉:“咳,陆小果,你又发什么疯?”

陆小果直视认贼作父的眼睛,令认贼作父感到一丝恐慌







“谁让你打扰了我睡觉呢?:)”

没了。

评论(11)

热度(21)

  1. LLLLLossky堇是一根小草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了吧这写的!!!!!!!!!!!我!!!!call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