堇是一根小草

钟情于过度脑补,脑回路奇特
自我中心
活在自我世界的长不大的小孩
他人的配角,自己的主角
不是红花只是绿叶
你不能否定一株小草的价值不是吗?

医生说以后别来我诊所了心累

cp陆认
偶尔换换文风 
对话流真爽(ni
有点黑社会pa
是以“打架后关在同一病房”为梗题写的,虽然一点都不一样
其实很久以前就在脑了(。
可能还会有两个版本(喂不要乱立flag)
互怼的感觉超棒
今天下雪了!超想在雪地里打滚!
——————————————



夜晚。

诊所的门被一个绿发青年推开。

“冻伤?”医生看了看青年的手臂“挺严重的,最好还是到医院看看吧。”

“您先处理一下吧”绿发青年笑着说

“唉,现在的年轻人”医生一边转身配药一边叹气。




青年的手臂涂抹了药膏,医生刚刚把他的手臂用纱布缠好,又有一人进入。

“看病。头撞破了”

医生抬头,来人左手捂着脑门,指缝间可以看出已经干了的血迹。

“唉”医生再次叹气。



诊所里一片静谧。

“……”
“……”

“你看起来有点眼熟,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绿发青年开口打破沉默,“还是长的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

“你这是怎么搞得?”医生问

“被人用砖头砸了。”那人皱眉

“什么人这么缺德啊?”因为没有付钱被医生拦住站在一边的绿发青年说“乱扔垃圾!”

“听说,附近有人打群架,你们不会都是被误伤的吧”医生一边为那人上药一边随口说。

“嗯?”那人看向绿发青年“你也被砸了?”

“不是”青年摇头否认“我的胳膊,被液氮泼到了。”他晃了晃自己的手臂“不过,我随地捡了块板砖扔了回去,然后就跑了”青年摸了摸鼻头,笑了笑。

“果然是你啊”

“诶?我?我怎么了?”

“就是你,踹了我一脚然后又用板砖拍我头的吧!陆!小!果!”正被包扎的男人咬牙切齿。

“诶?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你的头绳在打架的时候被扯掉了,对吧。”肯定的语气

“不对啊,我明明装到衣服里了”陆小果摸了摸头发,又掏了掏口袋。

“你是在找这个吧”他拿出一个红白斑点的发饰。

“啊,真是谢谢你啦”伸手去拿。

“== 我好像没说要还给你”

“喂喂,你们不会是刚刚打完架吧!”医生站在中间挡住二人。

“反正我还有一堆呢”小声嘀咕

“切”→_→

“喂!你们两个好好听人说话!敢在我这里打架的话,别怪我心狠了。”医生凶狠状“还有,医药费”

“他帮我付”陆小果指着对面的人“他叫认贼作父,就住在斜对面两条街的隔壁的小院。家里有房有车有钱还有一群小弟”

“喂陆小果,你不要得寸进尺。别以为下次我还会放过你!”

“我才不跟你打架呢”陆小果不屑“行了,我付好了,拿来吧”陆小果伸手。

“哦”认贼作父从外套内兜里掏东西

“快点啦”陆小果抖了抖手

认贼作父的手僵住“...那个,里面的钱,我好像都分给弟兄们了”

“那是我这个月的零花钱啊”陆小果眼神空洞。

“....医生能赊账不?”
“医生,他下下个月发工资了再还给您”

“下下个月?”

“先还我的钱”

医生:MMP没钱赶紧滚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