堇是一根小草

钟情于过度脑补,脑回路奇特
自我中心
活在自我世界的长不大的小孩
他人的配角,自己的主角
不是红花只是绿叶
你不能否定一株小草的价值不是吗?

【林方】九尾狐

嗯 这原本是个段子 结果被写成了个文。。。

论我有多能扯。。。

起名废就这样吧/躺平

第一次用也不知道咋样。。。

原梗来自不知道多少年前看的某期小小姐。。。(好像暴露了什么)

cp大概是林方暧昧向吧。。。只是按自己的想法阐述了个故事。。。

说是小学生文笔都是看不起小学生。。。其实并不会写文。。。

有bug不要介意,因为我都不知道设定是啥。。。

如果不介意就看下去吧

————————————————————————————

传说有狐生九尾,一尾乃其百年修行,可替人实现心愿。每达成一条,便失去一尾,剩至一尾,方可继续修炼出尾巴,若能修出十尾,便可修成狐仙,亦可修成人形。

林敬言刚刚高考完,就被同学拉去聚会,同班同学坐在一起,吃饭聊聊天,再一起唱个歌喝点酒。饶是平常很少碰酒的林敬言也喝了几杯,有些微醉,但也还算保持清醒。等到酒席结束时,林敬言目送最后几位同学离开,才晃悠悠的走回了家。

酒店离林敬言家并不算远,大概二十多分钟的路程,可今天林敬言喝多了点酒,这二十多分钟的路就有些长了,好在晚上不时地吹着点凉风,让林敬言感到清醒了些,只是还是有点晕乎乎的。现在林敬言只想赶紧回家躺到床上睡一觉,至于该干什么,醒来了再说。于是林大大并没有看到身后跟着他的那条小尾巴,或是两条。

林敬言醒来时还有点迷糊,习惯性的揉了揉眼睛,想翻过身再睡一会,却感到身旁还有另一个人。想到这里,林敬言仅剩的那点睡意也消失了。妈蛋,我旁边是谁啊!不像是我妈呀,倒是像个男的,也不是我爸呀...难道,是我喝醉的时候拐的小孩儿?woc!看这样子好像就是啊!林敬言看了看旁边熟睡的小男孩儿。心里十分苦逼。拐卖儿童是犯法的啊!我会坐牢的啊!我刚刚十八岁有木有!要负刑事责任的啊!唔,这小孩儿挺可爱的嘛,脸又白又嫩的,这眼睛,这鼻子,这嘴,长大了一定是个帅哥。等等,我刚刚在想什么啊,就算性取向不对也不能对这么小的小孩儿下手吧,我真是。。。

咳,先不管林大大内心飞过的无数弹幕,我们的疑似被拐卖的小男孩儿被林大大吵醒了。眼前挺可爱的小男孩儿一脸迷糊的揉着眼睛,脸上还留着几分睡意,从床上坐了起来,半眯着眼睛看着林敬言。林敬言被他看的有些发毛,心虚的躲闪过他的目光,正想说什么那小男孩却先开了口:“谢谢哥哥收留我。”林敬言正在内心措词,却不成想小男孩先说了这么一句话,顿时忘记了之前的腹稿,愣了一下又迅速反应过来应该问问昨天晚上的情况,小孩也说了一遍,大概是小孩父母早逝,只剩他一个住在孤儿院,那天晚上他跑出去玩,结果就迷路了,正好碰见晕乎乎的林敬言,于是林敬言就带他回了家。好在晚上父母早已睡着,不然肯定会询问这小孩的来历。

“那你叫什么名字?”林敬言问。“方锐。我可以叫你林哥哥吗?”方锐一脸期待的看着林敬言,眼睛里仿佛传达着信息,告诉林敬言方锐的内心有多么激动。

“好好好,随你怎么叫。”林敬言温柔的看着方锐,在他眼里方锐就像个调皮可爱的小弟弟,虽然他承认自己确实是个正太控,不过我还是有道德修养的。林敬言在心里默默想着。

看了看闹钟,发现已经快十一点了,平常这个时候已经吃饭了,想必父母是想让我好好休息才没叫我吧。林敬言想着,顺便起来去做饭,正想问问方锐想吃什么,回头一看就看到方锐头上多了什么。是什么呢?两只耳朵,还是毛茸茸的棕红色的耳朵。嗯,我一定是酒还没醒。林敬言在自我麻痹中。等他揉揉眼睛深吸一口气再看向方锐时,他又看见了一条尾巴,又大又蓬松的尾巴,哦,现在有两条了。林敬言当场死机,可方锐还在。方锐一脸纳闷的看着林敬言当场石化,忽的一拍脑门,坏了,准是法力失效了。果然,手上摸到的不正是他的耳朵嘛。等他感觉到尾巴也露出来的时候,方锐已经彻底变成狐狸的样子了。

“所以,你到底是谁?”林敬言喝了口水,看着面前的小狐狸。其实也不小,至少身后那两条尾巴可不小。“我就是方锐啊!”小狐狸方锐眼睛珠子瞪的大大的,还歪了歪头,说着。“...那你找我有什么事?”林敬言表示自己确实被萌到了,又喝下一口水压了压心思,专心听着方锐小狐狸的话。

——————这是方锐大大话的分割线——————

“嗯,所以你是要实现我的一个愿望?”林敬言问方锐。“是的”,方锐舔了舔爪子“赶紧说吧,这样我就可以继续修炼了。”“那你实现愿望是为了什么呢?”林敬言挺好奇的,毕竟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个道理他也是清楚的。“那么多废话干嘛啊!磨磨唧唧的,你看我上次遇到的人,多爽快的,直接就让我给他朋友治伤。”方锐发牢骚。“如果硬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就是为了长出第十条尾巴吧,不过已经很久没出现过十条尾巴的狐狸了。”说到这里,方锐停了下来,像是在回忆又或是在等林敬言说话。“那你让我考虑几天行吗?我真没有什么特别想实现的愿望。”林敬言说。“唉,你看你这人,我都说了这么多了。好吧,你最好快点,我就快一千岁了,我还等着回山上呢。”方锐叹了口气,站起来打开窗户跳了出去。“......”这是来不及让方锐走正门的林敬言。

方锐离开后,林敬言仔细想了想,他确实没有什么特别想实现的愿望,他这一生过的是极其平淡的,若是在考前,恐怕会许愿过高考吧,林敬言不由得想。然后他的脑子里就开始想点别的东西。刚刚方锐说他快一千岁了吧,还把我叫哥哥,这是有多不要脸,不过话说回来,他叫我哥哥的时候挺可爱的。想着想着就跑远的林大大重点错了呢。

接下来的几天,方锐定时跑到林敬言家里,林敬言发现除了自己其他人都看不到方锐。“对啊,只有特定的人才能看到我们,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跟着你。”说这话的时候小狐狸正被林敬言从包里翻了出来。看这方锐从背包里缓缓露出头的样子,林敬言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然后他就问了出来。“那你不会花了99年才实现了七个愿望吧?”“怎,怎么可能”,像是被戳中了心事,方锐马上反驳“我不过就是记错了日子下山晚了点,然后又看着这美丽的世界,情不自禁多玩了两天。”方锐的反驳有些无力。“咳,呵呵哈,像我这么帅气的狐妖,怎么会说自己迷路了找不到路,结果被人抓走了呢?”方锐说的一脸自豪,林敬言差点以为他是故意让人抓住的,不过..... 可是你还是只实现了七个愿望啊,林敬言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却没有挑明,只是微笑着听方锐把话讲完。这架势,倒像是老师笑眯眯的看着犯错误的学生了,林敬言想。林敬言觉得自己好像知道要许什么愿了,只是他一时还不想说出来,他挺喜欢方锐的。我只是想多看看他,毕竟一个人只能实现一个愿望,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吧。林敬言想着,嘴角不由得翘了几分,看向方锐的眼神也更加温柔。不过我们的方锐大大的眼睛也是闪亮的,再加上狐狸形态软软的身体,简直萌化了。林大大表示方锐大大真可爱,好想抱怀里捏捏蹭蹭啊。于是林敬言就摸了摸方锐的毛。“喂,老林啊,你想好要许什么愿了没?”莫名其妙被顺毛的方锐表示不解,但还是任由林敬言摸了,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什么称呼啊...”林敬言有些黑线,方锐比他大了不知道几辈子,还把他叫老,这是在嫌我长的显老吗?方锐看着林敬言蹲墙角去了,也没再催,从包里爬了出来。“老林你最好快点,时间不多了。”然后又跑走了。

下午,看着外面乌云密布的天空,林敬言心里突然生出一阵不好的感觉,他打开电视,电视里正播放着天气预报。今天夜间有中到大雨,局部地区会出现暴雨,我台已经发布雷电黄色预警,请各位出门的朋友别忘记穿戴好雨衣,做好预防雷电的准备。

林敬言有些心慌,等到吃完饭的时候还有些不安。他转头看着窗外,外面正下着雨,林敬言把窗户打开,他在等,等着方锐,他想雨那么大,方锐一定会来避雨的,到时候就把愿望告诉他,好让他回家。不过这么大的雨,再把他留一晚也不是不行嘛。林敬言想着,像是在安慰自己,方锐可是狐妖,总不会有事的。可他又想到方锐迷路的事,不由得笑了笑,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儿似的。林大大选择性忽略了方锐大大刚刚下山时对一切都感到新奇,这样想想,迷路什么的情有可原嘛。

天色越来越黑,雨越下越大,而方锐却一直没有出现。不知等了多久,直到一条闪电划过天空,带着一阵雷鸣。雷声像是轰炸在林敬言脑后,他匆匆忙忙的套上一件外套,又披上一件雨衣,急急忙忙跑了出去。他觉得,冥冥中有一股力量牵引着他,他不知道方锐平常会去哪儿,可他就是觉得他会找到方锐。林敬言就在雨中奔跑着,雨点打在他的头上脸上衣服上。林敬言突然有些庆幸出门急忘了戴眼镜,虽然是平光的,但在下雨天也会影响视野。

终于,林敬言看到了那只小狐狸,他的毛皮被雨打的湿漉漉的,原本蓬松的尾巴也蔫了下去,好在雨下的如此大,街上早已没了人,就连车辆也少有来往。此时方锐已经看到了林敬言,他看着林敬言把他抱在怀里,帮他取暖顺便抖抖身上的水珠。虽然雨还在下着,方锐却莫名的感到温暖。“抱歉啊,敬言,我好像把我生日又记错了。”方锐的语气很委屈,让林敬言觉得自己就是没办法狠下心来说他。“这事回去再说。”林敬言只能先这样说着,他觉得自己就要败在方锐手上了,虽然当事人没有任何自觉。“敬敬最好了!”方锐大大对于林大大不责怪他感到异常兴奋,虽然本体并不能看出什么。林大大则表示敬敬是什么鬼啦。

回到家,向父母解释了一下刚刚的情况,然后赶快拿了两条毛巾一条给方锐,另一条给自己擦。方锐此时又变成了小正太的模样,只不过耳朵和尾巴还露着,方锐一拿到毛巾就变回了狐狸的样子,站在毛巾上甩着毛,然后又变成人形。被甩了一身水的林大大表示我身上还没干呢又湿了。方锐大大趴在床上很委屈的样子:“那个,敬言,对不起啊,我忘了你还在这儿呢。”林•被萌到了•怎么这么可爱•好像要个这样的男友•前面那个好像有点不对•敬言表示没关系,反正衣服也该洗了。然后就见方锐松了口气,又歪着头抱膝看着林敬言。正侧身擦头发的林敬言感觉到方锐的眼神,默默的转过身,正对着方锐。“方锐大大怎么啦?有啥事儿?”林敬言问道,虽然他已经猜到方锐想问什么了,但还是说了出来。“嗯,没事儿,就是,想看看你。”方锐转了转头,继续盯着林敬言。等到林敬言吹干了头发换好衣服,方锐突然开了口:“老林啊,你想好愿望了吗?”林敬言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当然想好了。”“那你赶紧说吧,我也就可以回去了。”方锐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他低着头,手指绞在一起,不敢看林敬言的眼睛。“好啊,方锐大大过来,我告诉你我的愿望。”林敬言对着方锐招了招手,方锐凑了过去。林敬言伏在方锐耳边说:“我的愿望是......”

最后一条尾巴渐渐脱落,方锐看着林敬言说:“你的愿望马上就会实现的。那,再见了。”从那之后林敬言就再也没有见到方锐。两个月后,林敬言来到大学新生处。林敬言理所当然的考上了xx大学,然后生活会继续平淡下去......

“嘿,请问xx怎么走?呃?问你话呢,林大大,这才多久没见就不认识我了?我这不是修成人形来找你了吗。这次我不会离开了。”眼前的人笑得那么灿烂。

那么,
END
——————————————————————————
接下来是碎碎念时间

原本只是一个小段子,被我写成文也是醉了/趴

不知道有人看没 以后还是一心一意挖脑洞吧/躺平

要是文里出现什么bug,纯粹是我懒得想←_←这人懒得无可救药了 不过应该可以改的吧。。。

手机版的排版也不知道咋样。。。

lof下了有半年了,硬是没用过我也是醉了

最后有些烂尾好像,而且也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感情线,不过有些事还是自己脑补的好

呐,如果有人觉得写的更好的话可以用这个梗的/没人会要吧。。。

最后这里是小透明一只,有脑洞写/画不出来的小堇【鞠躬】感谢看到这的你。不求人气,只希望没人喷就好。。。
【内心:其实蛮希望没人看到 但又很想要评论什么的(/ω\) 我的第一个文就交待在林方上了 其实我吃方林方啊!←_←无差的说 我不会说我是个话废 但又感觉自己唧唧歪歪的。。。

评论

热度(11)